興家富國 “寧波幫”與時代同行

發布時間:2019-10-10 10:00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小學生在“寧波幫”博物館參觀學習

  章勇濤攝

  寧波三江口

  寧波市委宣傳部供圖

  2019年9月29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上,屠呦呦和顧方舟分別獲得了共和國勛章和“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

  在浩瀚的宇宙中,經國際小行星委員會批準命名的“邵逸夫星”“王寬誠星”“曹光彪星”“李達三星”“貝時璋星”“談家楨星”“吳祖澤星”“賀賢土星”,星光熠熠,璀璨奪目……

  這些閃光的名字,來自同一座城市——寧波,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稱呼——“寧波幫”。

  “寧波幫”人士胸懷家國情懷,將堅定的報國志轉化為創新創業的不竭動力,把人生理想融入到國家和民族的偉大事業中。

  勵業重義興家富國

  從“寧波幫”身上,我們讀到的不僅有卓越的經營理念與商業智慧,更有濃濃的家國情懷。

  1949年10月1日,“寧波幫”人士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了開國大典,見證了新中國的成立。

  盛丕華就是其中一員,他是寧波鎮海駱駝橋人,出身貧寒,14歲時赴上海謀生,闖出一片事業。盛丕華像許多“寧波幫”企業家一樣,經商不敢忘憂國。他以振興中華為己任,曾經為孫中山募集軍費;抗戰時,他捐錢捐物;解放戰爭時期,他在上海經營紅棉酒家,組織仁人志士關注中國前途與命運,黃炎培、陳叔通、包達三等經常在此聚會。

  “參與國家的改革開放,是我一生中做過的最重要、最有意義的事。”寧波企業家曹光彪說。

  1978年,改革開放的號角吹響。是年初夏,被譽為“世界毛紡大王”的曹光彪到內地考察。他主動提出個人出資到內地興建毛紡廠,采用“三來一補”(來料加工、來樣加工、來件裝配、補償貿易)的貿易政策。

  1979年11月7日,曹光彪投資設立的香洲毛紡廠在廣東珠海建成,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家由港商在內地投資的合資企業。香洲毛紡廠投產后,原定5年收回投資,結果僅用了兩年時間。曹光彪的成功極大地鼓舞了香港工商界,補償貿易的做法在東南沿海遍地開花。“三來一補”的加工業使中國沿海的經濟社會發展積累了寶貴的原始資金,對改革開放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

  “寧波幫”身上有一股精神:勵業重義,興家富國。

  一脈相承源遠流長

  “做大商、成大人、傳大愛,舍身、舍權、舍名、舍錢,這種精神并非曾祖父(包達三)一個人所具有,而是那一代‘寧波幫’共有的特質,也是‘寧波幫’能夠代代傳承、生生不息、歷經百年而不衰的原因。”在第四代“寧波幫”包鴻勛看來,“寧波幫”的生命力正是如此強大。

  從救亡圖存,到新中國建立,再到改革開放,“寧波幫”的精神也隨著時間一代代傳承了下來。

  “我從舊時代走過來,富國強民是夢想,總想為國家做點實實在在的事,這是很簡單的想法。”2012年國家最高科技獎獲得者寧波籍科學家鄭哲敏說。他的感言代表了千萬“寧波幫”人士的心聲。

  2015年10月5日,瑞典卡羅琳醫學院宣布將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屠呦呦,這是中國醫學界迄今為止獲得的最高獎項。20世紀60年代,在人類飽受瘧疾之害的情況下,屠呦呦帶領團隊經過艱苦的實驗,于1972年發現了青蒿素,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青蒿素是寧波人獻給世界的一份禮物。

  “糖丸爺爺”顧方舟也和屠呦呦一樣,用自己的科學成就,保護人民生命健康。他為新中國消滅了脊髓灰質炎疫情,拯救了萬千家庭。2000年,“中國消滅脊髓灰質炎證實報告簽字儀式”在北京舉行,已經74歲的顧方舟作為代表,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中國自此成為無脊髓灰質炎國家。

  中國載人航天工程也有“寧波幫”人士的貢獻。中國載人航天工程飛船系統副總設計師施金苗是慈溪人。同樣從寧波走出去的董瑤海于2006年起先后擔任“風云三號”副總設計師、“風云四號”氣象衛星總設計師。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工程常務副總設計師、衛星總指揮王建宇也是寧波人。

  寧波人既能“上九天攬月”,也能“下五洋捉鱉”。祖籍寧波鄞州的徐秉漢在20世紀60年代參加中國核潛艇的研發及實驗,80年代見證了多條潛艇的誕生。2002年6月,寧波鎮海籍科學家徐芑南擔任“蛟龍”號總設計師。

  在“寧波幫”博物館,一枚拓在展石上的寬大手印是最搶眼的展品之一。館長王輝說,這是“紅幫裁縫”傳人戴祖貽的手模。一枚手印,是一種力量,更是一種傳承。持之以恒,堅韌不拔,是很多“寧波幫”企業家共有的優秀品格。

  “寧波幫”身上有一條紐帶:一脈相承,源遠流長。

  開放包容創業圖強

  來到寧波,了解“寧波幫”最好的方式便是走進“寧波幫”博物館,這里是一窺寧波發展的窗口。

  最近,這里有一個展覽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這便是《與祖國同行——“寧波幫”與共和國70年特別展》。來參觀展覽的,既有年輕人,也有頭發花白的老人。曹先生已經和老伴來到寧波生活了20多年,談到這次展覽,在他看來,這是一次對“寧波幫”發展歷程及精神的全面展示,對后代也是一次良好的教育機會;雖然不是寧波人,但生活在寧波,就會對“寧波幫”的歷史與事跡耳濡目染。

  展覽現場,記者見到了寧波軌道交通與“寧波幫”博物館聯合發行的《城市名片·“寧波幫”》地鐵主題紀念票卡。百年前,是一張“老寧紹”的船票見證了“寧波幫”走出國門,行商四海的魄力與勇氣。百年后,這張小小的地鐵票也承載著“寧波幫”那份三江同源、血脈同根的濃濃鄉情和寧波發展的勃勃生機。

  穿梭在寧波老外灘的大街小巷,仿若置身于一個迷你的小世界,在這里,可以品嘗正宗的西餐,也能體味到不同國家的風土人情。站在江邊,憑欄遠望,“寧波幫”恰如三江口的江水,從遠而近,從古至今,滔滔不絕。

  近代以來,“寧波幫”人士以民族獨立、國家富強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己任,不僅譜寫了中國經濟史上的百年輝煌,還在科技、教育、文化界各領風騷,寧波籍兩院院士達116位,寧波籍大學校長近300位。他們的杰出貢獻在新中國70年的光輝史冊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知行合一、知難而進、知書達理、知恩圖報”的“寧波幫”精神已經成為寧波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成為流淌在寧波人血液中的信仰。“寧波幫”身上承載著寧波的未來:開放包容,創業圖強。

  責任編輯:楊博文

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