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潭縣官堰居調整種植結構 壩區種出香蔥“萬元田”

發布時間:2019-10-10 10:23   來源:貴陽網-貴陽晚報  

  黃朝貴正在地里扯蔥

  90歲的唐明華在“擇蔥”

  ■核心提示

  湄潭縣官堰居,群眾在市場中發現商機后,自發調整種植結構,靠著一棵小香蔥,種出了“萬元田”、“兩萬元田”,成為貴州壩區產業結構調整的典型。

  近日,記者前往青山環抱的官堰居,探尋這里“萬元田”背后的故事。

  一棵小香蔥

  讓這里人都有事做

  10月2日,早飯過后,唐明華出了門,慢悠悠地走到路邊水井旁的屋子里。一群老年人圍坐于此,正在剝去面前蔥堆里的黃葉。

  唐明華今年90歲。屋子里,是一群比唐明華小很多的“年輕人”。他們正在做的事被稱作“擇蔥”,也就是把剛從地里扯回來的蔥,去泥、去黃葉。看到唐明華走來,人們熱情地招呼著:“大爺,您來了。中間給您留著位呢。”

  從官堰居大規模種植香蔥開始,這里就有了“擇蔥”這個工種。身體還健朗的唐明華,只要沒有傷風感冒、腰酸腿疼,他都會來擇蔥。坐在居中的椅子上,唐明華在蔥堆里抓起一小把香蔥,先是倒著輕抖幾下,然后一手拿著蔥白部分,另一手開始逐一摘取黃葉、斷葉。

  唐明華擇蔥的動作,沒有年輕人麻利,慢條斯理,很有章法,少有蔥葉被折斷的情況。每天,他能擇40至50斤蔥,并按斤領取工錢。“不圖掙錢,就圖有個人擺哈龍門陣。”唐明華說,不圖掙錢,圖快活。這不僅是九旬老人的心態,更是官堰人的底氣——

  種植香蔥,使得官堰居成千男女老幼都有事可做、有錢可掙:壯勞動力,在地里種香蔥;老人和孩子,坐在家門口、樹蔭下擇蔥;頭腦更靈活的,進入香蔥種植專業合作社,去為大家聯系愿給更高收購價的商販。

  兩次種植調整

  種出“萬元田”

  高山環繞的官堰居,桃花江從田壩中蜿蜒流過,注入下游的湄江河。河水清澈見底,可見魚群在卵石、草叢和樹根間穿梭。

  桃花江兩岸,早期沖積形成的千畝田土肥沃、疏松,光照充足。用鄉親們的話說,“種什么出什么”。

  得益于緊鄰縣城的優勢,比唐明華小近30歲的黃朝貴,很早看中了這片土地的價值。

  30多年前開始,在大多鄉親還在年復一年犁田栽秧時,他把家里一半多的稻田放干,改成旱地,種上蔬菜,收獲后挑到縣城里去賣。

  種菜的收入,遠高于傳統的水稻、油菜輪作收入。看在眼里,一些官堰人開始跟著種菜,漸漸地有了一定規模。這是官堰人第一次自發調整種植結構。

  官堰人在種菜的過程中發現,當地稱為“分蔥”的香蔥,作為餐廚的佐料,價格高、市場好,一斤能賣好幾塊錢,有時甚至每斤10元。

  于是,以黃朝貴為代表的一批人,開始了第二次種植結構調整,減少常規蔬菜種植,重點種植小香蔥。“香蔥一年能收三季,產量最高的一季能收4000多斤,最少能收1000多斤。”黃朝貴說。

  很快,官堰人種出了“萬元田”、“兩萬元田”。在官堰的地頭,記者向群眾核實“萬元田”時,正在為香蔥治病的張富春很自豪地說:“一畝地一年只有萬把塊錢收入,我還辛苦種它干什么?我告訴你,種得好的人,一畝能收到3萬多塊錢!”。

  小小香蔥

  拉高土地價值

  10月初,官堰居今年的香蔥進入第二季采收尾聲。從湄潭縣城乃至遵義、銅仁來的商販,以每公斤7.6元至8.2元的價格,“吃”盡官堰村每天采收的香蔥。

  官堰居居委會的資料顯示:從2016年起,官堰村的香蔥種植面積已有2000多畝。

  2000多畝地,相當于官堰居壩區流轉后剩余耕地面積的90%。整個居,有80%以上的人在種植香蔥,有的還向地多的人家租地種香蔥。51歲的朱崇勇說,香蔥的產值高,把官堰居的土地流轉費直接拉高了許多。

  “別的地方,每畝土地流轉費是700至800元,官堰的流轉費已高達1000至1200元。”他說,以他家為例,即便是租用家里堂兄妹的地,價格也接近每畝1000元。

  居委會的公開資料說,該居委會香蔥畝產值為3萬元,每畝香蔥的利潤為15000元。

  官堰人還有著更長遠的謀劃。他們正在推廣綠色有機種植技術,計劃在2020年實現香蔥標準化生產,達到綠色食品品質要求,力爭在2025年全面提升過渡為有機食品品質香蔥。

  貴陽日報融媒體記者 黃黔華

  責任編輯:何瑩瑩

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