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一品“盒飯院士”的將就與講究

發布時間:2019-10-10 20:07   來源:  

  這兩天,84歲的王澤山院士在工作間隙就餐的照片在網上流傳,感動萬千網友。照片中,王澤山院士坐在石頭搭建的木板上,一手拿著盒飯,一手拿著餅。網友紛紛表示“除了敬佩,還是敬佩!”

  敬佩之情,源于照片折射出的巨大反差。一位84歲的老人,一位鑄就了我國火藥技術突飛猛進、曾摘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科學家,吃飯時竟連個像樣的餐桌都沒有,手里捧著的簡易塑料餐碗里只有些湯湯水水。身份與物質條件的巨大差異讓人們詫異之余產生了由衷的敬佩之情。而這,不過是王澤山院士工作生活中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場景。此前曾有媒體用“盒飯院士”形容王澤山,他在生活中十分樸素低調,為了完成實驗常常在實驗室吃盒飯,零下30度的實驗基地里,也與大家同吃住……一面是艱苦樸素的日常生活縮影,一面國家最高科技獎的巨大光環,反差之下,人們看到了一位科學家在物質生活與科研工作之間如何張弛,在時間的巨大饋贈下如何淡然處之的精神。這種精神,令人敬佩。

  但王澤山院士的可敬,又不止于此。無論是一碗簡易的盒飯,還是生活上的簡樸,王澤山院士身上最突出的一點,就是把自己的科研工作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個世紀80年代,王澤山為了解決廢棄火炸藥的安全再利用問題,一年中有多半時間輾轉于全國各地試驗場,吃飯常常坐在路邊解決,“風沙拌飯”是常有的事。一次,王澤山一邊吃飯一邊思考實驗情況,吃完飯才發現自己手里拿的“筷子”竟是兩根樹枝。他曾說,只要是在工作,即使只是簡單地吃盒飯喝白開水,也是一種幸福。

  一面是對物質生活的“將就”,一面是對科學研究的“講究”,其背后,是王澤山對科研工作最樸實的熱愛和最執著的追求。

  “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一輩子只想做好一件事”“面對新時代科技強國的召喚,我義不容辭”……科研工作是艱苦的,為了新中國的火藥事業,王澤山幾十年甘做冷板凳,翻看他的履歷,家國情懷和擔當精神更加令人動容。自小銘記“強國方能御侮”的王澤山,在大學選擇專業時積極主動地選擇了一個大冷門——火炸藥專業。“專業無所謂冷熱,任何專業只要肯鉆研都會大有作為。國家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火炸藥是有國家戰略意義的領域。”因為這一選擇,他用幾十年的辛苦鉆研,將個人價值追求融入到國家富強和人民幸福之中,是王澤山身上體現出的最可敬的品質。

  回望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科學技術發展,當我們稱道青蒿素能挽救數百萬人生命的時候,當我們自豪于水稻畝產能達到一千多公斤的時候,當我們為一聲震撼世界的巨響而振奮的時候,我們知道,如此輝煌的科技成就正是源自于一代代包括王澤山院士在內的科學技術工作者矢志不移的拼搏奮斗。屠呦呦、袁隆平、鄧稼先、王選、孫家棟、南仁東……正是他們身上的淡泊名利、矢志奮斗、一心報國的品質,讓許多看似遙不可及的夢想成為現實,讓許多難以攻克的難關得以突破。品一品“盒飯院士”的將就和講究,學一學科學家們身上的愛國奉獻奮斗精神,學一學他們對物質利益極度將就、對事業工作高度講究的范兒,將極大地純凈我們的心靈,推動我國的各項工作。

  責任編輯:肖佳藝

彩票3d开奖